• 影评时代彻底OVER?《第10放映室》十年小传
    发布日期:2019-08-10 00:12   来源:未知   阅读:

  《第10放映室》团队大合照:左一拿摄影机者为张小北、后排中间白发者为龙斌,中间端坐戴眼镜者为制片人屠小文。回首来时路,《第10放映室》的成长与国产电影的井喷同步,但张小北的总结是,“《第10放映室》这个节目对中国电影来说,其实没有产生任何的影响”。

  《第10放映室》团队大合照:左一拿摄影机者为张小北、后排中间白发者为龙斌,中间端坐戴眼镜者为制片人屠小文。最前排红衣女为编导贾樨。图片拍摄于今年3月底。

  7月1日,网友在“知乎”网站上发帖,询问:“《富春山居图》和《小时代》哪个更烂?想知道《第10放映室》年终盘点会怎么评价?”张小北回复说:“年底没《第10放映室》了。节目停播了。”一石激起千层浪。新浪微博将此消息推送到热门关注的位置。第二天,张小北不得不在原帖下进行“简单的说明”:“节目停播是10套正常改版导致,并非节目本身出了什么问题。从2003年开播至今,《第10放映室》已经十年了,也到了一个节目的正常寿命了。”

  讨论进一步发酵,网友们纷纷把《第10放映室》的犀利台词重新发到网上,以示怀念。事实上,今年春节最后一期“恭贺20 13年”节目后,《第10放映室》只播出了一期,大多数人没有发现它已悄悄停播。

  “不合时宜”的声音也有,7月6日,曾在《第10放映室》工作过的丁卓涛在豆瓣网上发文《说〈第10放映室〉的倒掉》,“说实线放倒掉我一点也不惊奇,因为只要是节目,终究会有停的那一天,《新闻联播》除外。”

  央视十套改版还在进行,《第10放映室》这个名字还会不会存在,现在无法确定。可以确定的是,节目组没有解散,但制片人屠小文已于4月离开。作为一个能够引发如此巨大关注的电视节目,他们这十年来的故事,值得我们听一听。

  在宣布制片人屠小文离开的时候,同事们有些哽咽。她之前先后递交的6个改版方案,都没能通过。

  从理论上说,屠小文和编导们,只是劳资雇佣关系。上世纪90年代就加盟央视的屠小文也见惯了太多制片人被编导赶下台、举报、说坏话的情况。但在她宣布离开的会议上,《第10放映室》剧组的编导张小北、贾樨、贾博等人都在座。当着领导的面,大家都有点说不下去了。屠小文不煽情,她说,觉得欣慰又自豪。

  《第10放映室》前身最早可追溯到1995年,央视一套创立《银幕采风》栏目,被戏称为“电影界的新闻联播”。它以宣传当月上映的国产电影为主旨,最初的播出时间只有15分钟,后慢慢扩充到30分钟。用屠小文的话来说,“当时进口分账影片大举登陆,而以《生死时速》、《阿甘正传》、《真实的谎言》为代表的美国大片狂扫中国电影市场,唤醒了中国观众已经沉睡的、到电影院看电影的意识。”

  现任《第10放映室》的配音龙斌和主持人王玲玲,都从那个时候开始与屠小文合作。2000年,龙斌从内蒙古一个地方电视台来北京参加第十届全国播音主持人的比赛,得了奖,却被地方台领导批评为私自领奖。“我这是给台里挣得荣誉”,龙斌跟领导吵了一架,一气之下就没有回去,留在了北京,在《银幕采风》找到了“第一个家”。

  龙斌能力出色,当年年底就开始担任节目主编。“龙斌当时开创了专访影人的一种风格,提问犀利,像专访李雪健梁家辉、刚出道的章子怡等等”,屠小文说。龙斌自己也记得很清楚,《银幕采风》节目先是在一套播,后被挪到了八套影视频道,安排在星期天晚上1点36分播出,第二天中午11点重播。

  转眼到了2000年,央视科教频道成立。时任央视社教中心主任的高峰把屠小文的团队调了过去,做《视觉》栏目。高峰任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两年之内开创两个频道,极其懂电视,是个神人”。《视觉》还是围绕电影,实际上是一个演播室访谈节目,每周一期,45分钟。编导张小北在这个时候来了,当时的他被屠小文形容为“一个极其有灵性、业务能力特别强,极其爱学习的孩子”。

  张小北毕业于北京广播电视学院,一来到《视觉》剧组,就做了一期专题节目《漫谈科幻电影》。他想请当时还没有什么名气的刘慈欣,无奈刘慈欣在山西,来北京不方便,也有事耽搁,于是只能请到吴岩等科幻作家,就科幻电影这个题目做了一期节目,结果获得了号称为中国电视艺术最高奖项星光奖的专题类三等奖。

  2004年,科教频道改版。社教中心文化专题部重点推出了介绍电影文化的新栏目《第10放映室》。在原《视觉》栏目基础上扩充、整合而成。每期90分钟,最初首播为每周日的14点40分,周六同时间重播。当时它就打出口号,“展现电影魅力,传播电影文化”。

  对《第10放映室》的全体编导来说,屠小文是他们的大家长,也是凝聚这个节目的主心骨。屠小文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在部队大院里长大。每周二、周六,大院里都会放露天电影。每当电影放完,都会进行“通知”环节。“东院的小孩去卫生所打防疫针”、“西院明天停水停电啊”。在信息流通不那么便捷的时代里,这个通知成为沟通的重要方式。“我把这种形式用在我的节目里,是我小时候观影记忆的投射”。这就是《第10放映室》每期节目最后,由女声播报“通知”的由来。

  屠小文不仅投入自己对电影的记忆,更让团队成员也因这档节目而发生了“化学反应”。2004年,配音龙斌离开了央视,想出去闯荡。因为对屠小文“愧疚”,十年来他坚持给《第10放映室》做配音,“就像自己家的事一样”。他没跟屠小文谈过钱,最初是免费,后来配90分钟的音,只有500块,也就前几年,才涨到了800元。

  而屠小文口中“极其爱学习的孩子”张小北,也在这个节目中成长,“这十年,整个《第10放映室》的辉煌成就了他,他也成就了《第10放映室》”,屠小文说,近年来被网友戏仿的“十放体”,大多出自《第10放映室》“恭贺系列”解说词,而这些内容的主撰稿都是张小北。这些影评人身上发生了独特的“化学反应”。“这个化学反应非常奇妙而又不可言状”,屠小文说。

  但终究是要散场了。现在的改版是“在全面否定的基础上改版”,从2012年4月到离任,屠小文拿出了6个改版方案,都没有获得通过,“让我加大影评的力度,而这节目的立足之本就是影评。所以我无从下手,不知怎么改”。

  龙斌预料到了随改版而来的波折,“可能这个东西真的要离开我了,就觉得多多少少会有一点伤感”,而真正的体会则是,“当制片人走了之后,等着我去开改版会的时候,我才觉得,这感觉像是一个家,这个家长不在了,其实这个家就散掉了”。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